English


行走在挪威 万岛之国带给我成长

2019-03-14 14:09 来源:留学杂志 
2019-03-14 14:09:50来源:留学杂志作者:责任编辑:石佳

  看着身边熟睡的宝宝,我思绪万千。一个新的生命需要经历万千才得以成长,就如同我当年降落在挪威的土地,感受挪威的点点滴滴后成长为如今的模样。从决定留学到落地挪威,中间经历的时间与我日后在挪威度度过的时间相比,并不算长,只是那段经历让我格外记忆深刻。

  在稳定和挑战的选择之间 飞往挪威

  思绪被拉回到2008年的暑假。那时的我,处在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忙着写论文找工作话离别。未来,对于一个准毕业生来说,还是比较迷茫的:考研?工作?还是出国?

  同学之间也会聊到“出国”,不过多数是在说某学姐学长,或者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去了美国、加拿大或者澳大利亚。虽然心动,但是深知出国留学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持,心想:平民老百姓还是安安稳稳地考研找工作吧。

  让我意外的是,在和父母的一次谈话中,他们主动跟我提到了“出国”,而且提到了去北欧。我感叹于身居十八线小城市的父母有这样“高瞻远瞩”的想法,而北欧让我为之一振。北欧,我脑子疯狂搜索着讯息,只是从地理角度上大概知道它的位置—欧洲北部,再多的讯息就没有了。父母解释了他们选择北欧的原因,找个出国的冷门地,周围中国人少一点,这样可以锻炼我的英语水平和生活能力。

  凭着自己一次性过了英语四六级的英语水平,我决定自己上网查北欧的学校,而不是选择留学中介。一是因为当时中介机构有关北欧的信息很少,而且前去咨询的学生也很少。

  先从首都的国立大学查起,丹麦的哥本哈根大学,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大学,挪威的奥斯陆大学,这些名字让我眼前一亮,让我格外兴奋的是,挪威的奥斯陆大学居然免学费!欧美学校的学费动辄就是二三十万,对于一般的工薪阶层家庭来说,着实省了相对一大笔开支。冷静下来我又查了挪威奥斯陆大学的排名,学术排名全球第65名,再次让我兴奋不已。

  那时有关挪威的报道很少,更何况是挪威的高校了。为了获得准确的信息,我进到奥斯陆大学的官方网页uio.no,通篇都是挪威语,切到英语界面,就出现了welcome international students,按照指示找到申请流程(admission for international applicants)。奥斯陆大学对于不同国家的招生有不同要求,找到中国,就可以详细地找到中国学生申请所需的材料。

  一切准备就绪,赶在截止日12月1日前,我将这些资料快递到了奥斯陆大学,然后就对自己说接下来听天由命吧。在那之后,我就在忙着准备毕业设计,跟同窗好友话离别,同时也在找工作。大四实习期由于成绩优秀,我被老师推荐去了一家会计事务所工作,并很快从实习生做到了审计助理,在20多名实习生中脱颖而出,有机会跟着所里的前辈出差,去中储粮做审计工作,感觉自己神采奕奕。正巧学校的申请也传来好消息,我被录取了。同时收到工作合同和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就有了幸福的烦恼,选哪个呢?

  左手是清晰明了的职业前景道路,右手是遥远陌生的国外世界。左手是稳定,右手是挑战。那时那句教科书式的请假条“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还没有诞生。但是那时的我,对外面的世界还是充满好奇与期待的,再加上父母亲的大力支持,我便踏上了飞往挪威的航班。

  初到奥斯陆 温暖与震惊同在

  第一次出国,我心里砰砰直跳,但也壮着胆子,睁大双眼,想把外面的世界都收入眼底。在丹麦哥本哈根转机后,我坐上了到达目的地的航班,还记得飞机开始下降准备着落时能见度极高,成片成片的绿色让人顿觉神清气爽,弯弯曲曲的小道又增添了几分俏皮,再有就是绵延的海岸线波涛起伏。下了航班,穿过廊桥就像是来到了大自然,原木色的设计风格缓解了十来个小时飞行的疲倦,精神也放松了好多。我开始观察周围,从身边走过的个个都是大长腿,让人羡慕不已。

  我取了行李后,就准备坐机场快线去市区,放眼望去没有找到形似国内火车站的售票窗口,倒是看到了好多机器上面写着express train,就是它了。屏幕上选择英文后,看到有adult和student,我都试着点了下,发现学生票比成人票便宜一多半。询问了一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是个胖胖的老爷爷,他笑眯眯地问我需要什么帮助,并在听我说想买一张去市中心到奥斯陆大学的学生票时,立刻竖起来了大拇指。我出示了我的录取通知书—一张充分体现北欧人民环保意识的打印出来的A4纸。投入事先换好的100挪威克朗,机器很快就吐出来一张车票和找零,工作人员一并交给我并说了句我当时听不懂的挪威语,过后我回忆起来觉得老爷爷应该是在跟我说good luck(挪威语Lykke til)。

  到了sio center(宿舍服务中心),出示证件后,工作人员复印了证件并询问了我的住宿需求,有单间和双人间,有带独立卫生间或用公用的,等等,介绍了好一阵子后,我说我要cheapest(最便宜的),工作人员笑了,我不好意思地解释自己的情况,工作人员打断我说“The cheapest is the most popular(最便宜的也是最受欢迎的)”,说完我们都笑了起来。

  听完宿舍规章制度的解释,我签好名,拿到钥匙便迫不及待去看宿舍了。走出服务中心,就看到远处有一排排四层小楼,还有穿梭在其中的十三层高楼,顺着指示牌来到了我的那栋楼。打开房门,我不禁被窗外的景色震惊而感叹起来,屋外巍峨的群山,郁郁葱葱。

  全城沸腾的开学季

  对于刚入境的外国人,挪威政府规定七天内要到警察局备案。在学姐的指导下,我在警察局备了案,填报了新人入挪的表格,随后联系医院做体验,做一系列比如拍胸片、肺结核检测的筛查。之后迎来了开学周。

  学校设置有专门的留学生服务中心,新生去那里办理注册学籍,还会领到一个welcome礼物包,里面有一个日历本,一个反光条,这个是挪威冬天的必需品,包括外出放风的狗狗也会穿上反光衣或者戴上反光条。里面还有一包每日坚果,一条巧克力,让我震惊的是女学生的礼物包里居然会有卫生巾,男学生的礼物包里有避孕套。欧洲的性教育很开明,相比之下我们国家这方面的教育还有待普及。

  领完欢迎礼物包,会拿到一个有颜色和组别的卡片。学校把所有新生统一分成若干组,并在每组设置了三个group buddy,是高年级学生自愿报名带领新生参观学校。步行到Carl Johan大街,参观了挪威王宫后,我们来到奥斯陆大学最古老的广场准备开学典礼。

  这里插一句,整个学校没有院墙,没有大门,而且还分散在奥斯陆的各个地方,如果没有group buddy介绍还真不知道哪是哪。开学典礼就在市中心最繁华热闹的街道上进行,那时感觉全城都在沸腾。就这样,我开始了在奥斯陆大学的学习。

  挪威不是一个留学大国,没有那么多同胞的陪伴,也就让我可以有机会更好地体验当地的生活,学习当地的文化和语言。这一段留学经历带给我的不只是全球一百强学校学习的体验,还有独立生活的自信。挪威的冬天随手拍下都是壁画般的风景,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机会回到那里,但那个地方留给我的记忆将会一直温暖着我。

[责任编辑:石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