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为一个生命的缺憾买单

2017-08-14 15:23 来源:20170805《留学》杂志总第86期 
2017-08-14 15:23:17来源:20170805《留学》杂志总第86期作者:责任编辑:孙宗鹤

  编者按:2017年6月9日,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国失踪,此后这一案件一波三折,每一步进展都牵动着章莹颖的家人和很多中国人的心。其后折射出的留学安全、中美文化差异、司法体制不同等诸多问题,再次引发关注与思考。

  当地时间2017年7月20日下午3点(北京时间21日凌晨4点),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遭绑架案进入正式审理阶段。该案在国内的关注度持续不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嫌犯布伦特·克里斯滕森虽经大陪审团确认开庭审判,但至今案情依旧扑朔迷离。诸多案情的关键链条依然缺失,甚至受害者的生死都无法确定。、

  扑朔迷离的绑架案始末

  自中国赴美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踪以来,海内外华人对此事给予了高度的关注。根据美国法律,如果检方没有确凿证据说明章莹颖已经遇害,则在法庭上对嫌犯只能以绑架罪提起公诉,这也正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目前掌握的对嫌犯起诉的唯一确凿证据。正因为此,社会上从不同角度对该事件展开的讨论不绝于耳。

  章莹颖,女,26岁,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中国访问学者。当地时间2017年6月9日中午前往One North公寓签约,之后失联。

  布伦特·克里斯滕森,28岁,美国白人男子,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物理学博士生,为该案嫌疑人。

  6月9日下午两点,监控录像显示:章莹颖在伊利诺大学校园内West Clark街和North Goodwin道交口处上了一辆黑色土星Astra四门两厢轿车。随后失踪。

  6月12日,警察从数据库中查找与接走章莹颖相同车型的汽车,并询问了克里斯滕森,也就是当地18位美国欧宝-土星汽车车主之一,克里斯滕森说他6月9日整天都在睡觉和打游戏。

  6月14日,警察注意到克里斯滕森的车有一个破裂的轮毂,与接走章莹颖的车情况相同,而后法院授权警察搜查车辆。

  6月15日,FBI得到法庭搜查令,注意到克里斯滕森的车子前排副驾驶一侧的车门比车辆其他部分更为干净。经讯问,嫌疑人承认曾经搭载过亚裔女性,但车子开过两个街区之后,对方下车离去。与此同时,另一组FBI探员来到其住所,找到了嫌疑人使用的手机。在获批审查手机之后,FBI特工从手机存贮的信息发现,克里斯滕森在2017年4月间,曾经访问一个称为“绑架基础课”的论坛。

  6月16日,掌握较多证据的FBI开始对克里斯滕森进行电子监控。

  6月29日,FBI监听到克里斯滕森在电话中讲述他绑架并囚禁章莹颖的过程。

  6月30日,克里斯滕森因涉嫌绑架章莹颖被捕,FBI同时宣布,迹象显示章莹颖很可能已经遇害,但搜寻她的工作将继续。

  7月3日,克里斯滕森第一次出庭,但保持沉默。

  7月5日,法官认为克里斯滕森对社会构成潜在危害,裁定嫌疑人不得取保候审。

  7月12日,联邦大陪审团以绑架罪起诉嫌疑人克里斯滕森。

  7月20日,当地时间下午3点,美国伊利诺伊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正式提审嫌疑人克里斯滕森过堂,犯罪嫌疑人坚持做无罪辩护;联邦法官宣布,该案的庭审日期暂定为9月12日。

  具有“美国中西部价值观”的“普通人”

  却为“病态心理”患者?

  7月20日下午,克里斯滕森在美国伊利诺伊州厄巴纳的联邦法院正式被提起诉讼。在庭审中,克里斯滕森陈述中的一个细节颇为引人注目。当被法官询问克里斯滕森被收押麦肯恩郡监狱期间是否有服用任何药物时,克里斯滕森肯定地答复说,他正在服用氯硝西泮(Klonopin)作为一种抗抑郁药。克里斯滕森还告诉法官,药物并没有影响他对自己被指控的理解能力。

  嫌疑人服用抗抑郁药物,是想以此获得减刑亦或是暴露出精神方面的问题目前无从得知,然而依据目前披露的种种细节,克里斯滕森“病态心理”患者的身份或许不假。

  香港东网援引美媒称,克里斯滕森生于一个中产家庭,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邻居们称,他的父亲从事建筑领域工作,经常带着两个儿子上武术课;母亲则是家庭主妇,可能也做一些兼职工作;一家人偶尔会去镇上的圣彼得天主教会。邻居认为克里斯滕森一家具有“美国中西部的价值观”。

谁来为一个生命的缺憾买单

  在邻居眼中,少年时期的克里斯滕森与常人无异,是一个“聪明、友好的男孩”,高中时期学业优秀,2007年,克里斯坦森高中毕业后,进入威斯康辛大学史蒂芬斯角分校,大一时曾参加大学摔跤队,一年后转学到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2013年本科毕业。指导过他的威斯康辛大学教授表示,克里斯滕森在本科阶段协助他做过研究,“他就是一个普通学生,并没有什么异于常人。”

  在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尚佩恩分校物理系读博期间,克里斯滕森一直担任助教,直到2016年5月,期间曾被评为优秀助教。曾在物理系就读的多名学生称,他们对克里斯滕森的印象是“完全正常”,看上去为人很冷静、友好,而且非常聪明。

  正是这样的一个在外界看来智商颇高、前途无量的人,如今却成为绑架杀人案的嫌疑犯,不禁令人唏嘘。因此得知他被捕时,有邻居直言“自己被吓坏了”。但是从其社交网络以及手机浏览记录中所看的书、逛的论坛来看,他有这样的行为似乎又不足为奇。

  针对涉嫌绑架章莹颖的嫌疑人,有心理学专家分析称,嫌疑人应该是“病态心理”患者。他表示,在过去的刑事案件中,病态心理一直被严重忽视。

  专家称,病态心理并不代表一个人心理的彻底解体,病态心理患者多数时候在别人眼里也是一个正常人,甚至智商高于常人。但从一些细节上,例如“内向”本身其实就能说明一些问题—嫌疑人的“内向”并不单单是不善言谈,而是一种隐藏和秘而不宣的心理行为,也就是说,有一些犯罪心理的酝酿,比如嫌疑人看的书、逛的论坛。(希声狸,风火轮,李阳)

  章莹颖案的“防不胜防”

  是否成美国公权力的牺牲品?

  离奇失踪,失踪月余仍不知下落,美国FBI介入却仍无法侦破案件,截至目前,章莹颖案扑所迷离,引起各方关注,而章莹颖案件的特殊之处在于,这并不是一起熟人犯罪,章莹颖的遭遇,更像是一起“防不胜防”的小概率事件。有研究表明,凶杀案大都发生在相互认识的人之间,多与冲突有关,陌生人之间虽也有冲突,但要比熟人之间少得多。

  据当地警方披露的相关信息,在嫌疑人的手机浏览记录中,有绑架教学的相关网站,这说明嫌疑人的犯罪并不是临时起意,其在犯罪心理上,已在此次作案前,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和作案方式准备,准确地说应该是“针对非特定对象”的预谋,也就是嫌疑人犯罪的欲望已蓄势待发,“谁碰上谁倒霉”。

  而更让中国民众不解的是,嫌疑犯已然落网,却依然闭口不提章莹颖下落、拒不认罪,以及美国执法机关对此种行为的“宽容”。众所周知,欧美法治寻求的是一种妥协下的公平,一种有条件的正义,在现代科技无法完全解释案件真相的时候,人类只好采用制衡的方法维护法律的尊严。章莹颖不幸为这种缺憾埋单。

  当然,绝不仅仅是章莹颖一个人成为司法体系制衡公权力和保护个体权利的“牺牲品”,美国众多刑事案件的受害人和社会公众也同样面临类似的境遇。在美国的“政治正确”和自由化的主流意识形态之下,FBI的破案并非易事。

  毫无疑问,目前的情形对被害人和家属,对整个社会都是不公平的。罪犯可能无法受到应有的惩罚力度。这一点令人难以接受。在整个司法体制中,美国法庭更加强调的是程序性的正义。

  正因为此,美国的警察们对侦查搜证工作遇到的诸多限制也多有抱怨,但是又都承认,正是对执法人员的严格限制,以及法庭辩护体制的制衡,减少了冤假错案的发生比例。

  美国刑事案件推崇“无罪推论”

  案件或进入“辩控交易”阶段

  当地时间7月20日下午3点,美国伊利诺伊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正式提审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被绑架案嫌犯克里斯滕森。当天,嫌犯克里斯滕森开口,做了4分15秒的简短发言,再次坚称无罪,并仍对章莹颖的下落绝口不提。他的辩护律师汤姆·布鲁诺也表示,其委托人不认罪。在此次提审中,检方并没有提出更多的有力证据。此案将进入预审听证阶段。

  犯罪嫌疑人拒不认罪的态度让章莹颖的亲友备受伤害,至此,众多中国民众对此案也存在颇多疑问:为什么克里斯滕森绑架了章莹颖,但美国警方无法要求克里斯滕森说出章莹颖的下落?被害人的权利能够在美国的司法体制下得到保护吗?

  这些疑问,折射出中美两国法律体系的不同。在没有找到被害人尸体情况之下,想以谋杀罪起诉嫌犯,在欧美的司法体制下相当难。在20世纪中叶前,英国法律界一直秉承“无尸体,无谋杀”的审判原则。一直到1990年,才出现了第一起警方虽无法找到尸体而仍将嫌犯定罪的案例。那是因为时任康涅狄格州州警法医部主任的李昌钰博士将被害人的DNA同嫌犯碎木机上获取的碎片进行比对,而呈堂作为重要物证的。

  在美国,刑事案件中的被告有权享有“无罪推定”,即当被告被指控有违反刑事法律以后,在最终被陪审团认定犯罪事实成立之前,犯罪嫌疑人会被假定为无罪。这就把举证责任全部推到检察院一方,律师只需要找检察官办案中的漏洞,就有可能让犯罪指控不成立;根据“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刑事案件中的被告不能被迫成为自己的证人自证其罪;被告有权保持沉默,拒绝回答可能导致他们戴罪的问题,一般而言,被告不必因此而受惩罚。

  据悉,在美国的刑事司法制度中,为确保无辜的人不受牢狱之灾,在警察调查取证和检察院起诉罪犯的过程中,赋予了犯罪嫌疑人诸多权利。即使一个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极其恶劣,给受害人及其亲属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但该犯罪嫌疑人的这些宪法权利仍受保护。这些权利在保护公民个人权利的同时,也常常成为犯罪嫌疑人用以逃避罪责的手段。

  正因为此,从某种程度来讲,被告享有的这些权利会降低案件的侦查效率,有时甚至可能会改变刑事案件的结果,但这是美国社会为其选择遵守的宪法原则付出的代价,在一个侧面,也可以作为美国社会对人权重视的一个佐证。

  在美国联邦法框架下,一个刑事案件囊括检察官指控、大陪审团指控、过堂、庭审、上诉、量刑六个核心步骤。在过堂之后到庭审之前,如果双方同意,被告可以承认较轻的罪,或者同意给予政府某种配合(比如作为政府证人帮助政府控告其他情节较严重的嫌疑人),换取更轻的惩罚,这称为“辩控交易”。如果没有达成辩控交易,则会进入庭审阶段。

  目前,章莹颖案刚刚经过了过堂环节,被告现在很可能正在和检察官进行辩控交易的谈判。

  业界推测,被告可能试图以交代遗体下落为筹码,同时认绑架罪,换取检察官放弃以谋杀起诉被告,并逃脱绑架罪的最高惩罚,也就是终身监禁,而是获得诸如15年的有期徒刑。

  搜寻章莹颖成“FBI的国家级优先任务”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警察局当地时间7月25日表示,伊大警局、FBI以及伊利诺伊州警仍将搜寻章莹颖列为优先任务,并透过每一个可能利用的科技与法医调查资源,继续寻找章莹颖下落,警方也鼓励民众提供可能的一切线索。

  从案发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之久(2017年6月9日章莹颖失踪),FBI用以起诉嫌犯的,无非是监控录像和电话监听中嫌犯的自我供述。在已经找到嫌犯的情况之下,堂堂FBI却无法获得案情的来龙去脉,甚至连章莹颖的生死也没有定论。在不少人眼里,FBI无所不能,他们扳倒过包括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内的无数高官,现在竟然对一个小小的变态狂束手无策,显然破案不尽力。

  事实上,FBI对章莹颖案的重视程度是近年来同类案件中少有的。据悉,在美国,有关人口失踪类案件的结案率低于50%。本案发生在美国著名大学园区内,涉及外国访问学者,又经中国驻芝加哥总领馆过问,因此执法单位极为重视。在美国大型校园里都有高校警察局,负责校园治安。这里的警员和其他地方的警察一样拥有全州范围的执法权。但由于校园很少发生恶性案件,他们的侦查经验往往不足,所以这次FBI从一开始便接管了案件的调查。

  据悉,FBI春田市分局主管刑侦的特工副总长(Assistant Special Agent in Charge,相当于副局长)江·汉洛威对外宣称:“寻找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是FBI的国家级优先任务(National Priority)”。同时,他会随时把新的进展向华盛顿总部FBI代理局长(局长詹姆斯·科米刚被特朗普总统解职)和各地FBI分局通报。

  留学安全问题成老生常谈

  留美学习这些隐患不可忽视

  除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联之外,近期,美国加州一小学发生枪击事件、英国曼彻斯特发生恐怖袭击、中国女留学生在德国遭遇性侵、中国留学生吸食“笑气”过量导致全身瘫痪的事情逐一见诸报端,使得留学安全问题再度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中国留学生的安全意识、自我保护能力和美国同龄人相比普遍是比较差的。这和他们从小生活在一切被安排好的环境当中、不做家务、很少动手、很少插手生活琐事不无关系。除此之外,国外治安是否过于混乱?留学安全问题多发仅因留学生安全意识太淡薄?事情发生是否为对文化差异了解不足?

  如何在出国留学时保障自己的安全,一直是中国留学生绕不开的话题。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留学市场,平均每年吸引中国留学生22000人。由于美国大学的分布受到州政府不同政策的影响和干预,安全问题也有着不一而足的复杂性。

  从数据上看,虽然美国某些族裔的犯罪率较高,但仅凭这点并不能作为留学生判断是否及如何保护自己的依据。对留学生而言,安全问题与当地的城市规模及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息息相关。在美国,城市规模越小安全系数越高,因为人际构成相对简单和稳定,邻里之间彼此照应,治安力量相对充足。大城市因为事故多发,且人员流动性大,身份复杂,容易出现治安漏洞。

  据行业内人士分析称,前往美国的留学生,在头几个月会形成心理上的“蜜月期”,会认为美国方方面面都好,警惕心理非常低,这便埋下了安全隐患。像章莹颖案中,章便是前往美国不到两个月便出了这个案件,一方面是在美国时间太短经验不足,第二也有可能跟这种心态有关。

  章莹颖事件让很多人关切校园安全,美国警局表示,尽管如此,校园依然是很安全的区域,因为“没有一个小区可获得犯罪免疫”。美国高校的安全问题十分复杂,与历史和文化冲突等因素都有关联。总体来讲,美国每个城市都有较为混乱的区域。无论在哪个城市的中国留学生都要有较强的安全意识,在租房和日常活动时避开所在城市治安较差的郡县区域。

  而章莹颖案所暴露出的另一个痼疾,就是美国交通对留学生群体一直所造成的困扰。在美国,除了个别大城市外,大多数地区的公交系统欠发达。美国人口密度不大,如果在地广人稀之地发展公共交通,回不了本。大城市人口密度大,所以公交系统相对发达。可即使有公交,乘搭公交也有很多潜在风险。

  除公交车外,顺风车的安全性也为部分留学生所担忧。毕竟,美国获得Uber司机资格要比中国更为容易。至于章莹颖案后,很多人担心是否搭乘出租车,或是公共汽车搭乘服务不安全问题,警方表示,有营业执照的出租车,以及有一定名声的公乘服务,如Uber,Lyft是很安全的,但搭乘陌生人的车辆,还是有着某种程度的风险,因此上车前务必确认车辆,一旦有疑虑,拒绝上车,并且养成在打Uber或其他顺风车前,将车牌号发给自己好友的习惯。如有争执或其他疑问,随时可拨打911寻求协助。

  拎客:

  美国刑事案件量刑程序步骤

  检察官指控:6月30日的指控书在结尾说:“基于6月30日的时候章同学仍然失联,以及本案调查中发现的其他事实,执法部门不相信章同学还活着。”

  大陪审团指控:7月12日联邦大陪审团起诉了嫌疑人。联邦大陪审团由最多23名普通民众组成,至少16人出席大陪审团程序,至少12人投赞成票,其决定才有效。

  过堂:7月20日嫌疑人过堂。被告被大陪审团指控后,法官正式当面告知被告政府对他的刑事指控。这个程序上,被告必须认罪或者不认罪。过堂之后到庭审之前,如果双方同意,被告可以承认较轻的罪,或者同意给予政府某种配合(比如作为政府证人帮助政府控告其他情节较严重的嫌疑人),换取更轻的惩罚,这称为“辩控交易”。如果没有达成辩控交易,下一步是庭审。

  庭审:庭审分法官审和陪审团审两种。被告按照联邦宪法规定,有权决定是法官审还是陪审团审。如果是陪审团审,由普通百姓中筛选出来的12人陪审团根据合法进入庭审的证据和证词,认定事实。法官的主要作用是裁判,在辩方和检察官的对抗过程中,裁定哪些证据、证人和证词可以进入庭审。

  上诉:被告被定罪后,可以在限定时间内提起上诉。

  量刑:一般而言,定罪或者认罪后的90天内量刑。

  本文原文刊登于《留学》2017年第15期杂志(总第86期),08月05日出版

[责任编辑:孙宗鹤]

[值班总编推荐] “收破烂的”何以能站到了哈佛讲台

[值班总编推荐] 馥郁书香传万家

[值班总编推荐] 日本须警惕重蹈覆辙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