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去留存疑

2017-07-11 14:13 来源:20170705《留学》杂志总第84期 
2017-07-11 14:13:11来源:20170705《留学》杂志总第84期作者:责任编辑:白丽克孜·帕哈丁

  特朗普时代在美就业成难题?

中国留学生去留存疑

    编者按:很多媒体通常把特朗普当选解读为精英与草根、城市与乡村的割裂。自其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美国社会内部的争议和分裂不免让外界疑虑重重:自称为“大熔炉”的美国是否正在走向封闭?部分美国人的排外情绪又是否会干扰中国学生的学习和生活?

    记者 希声狸 编辑 风火轮供图 视觉中国设计 杜亚娜

    犹记得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之前,以及其担任总统初期,美国公民举行过很多大规模的反对其的运动。各路媒体以及知名人士更是对其十分的不看好,认为其会将美国原有的的精神与民主制度,进行一定程度的“民粹主义”式的割裂。但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特朗普虽在竞选期间表现得激进,但其出任总统之后,必会因为美国政治以及社会各界的约束力而有所中和,最终依然会走上美国原有政治类型的“康庄大道”。对于中国留学生来说,目前影响最大的莫过于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改革,不管是“禁穆令”还是H-1B签证改革,都让很多有意向留美的学生忧心忡忡。然而,最不幸的是,他们所忧心的事情正在逐步发生。

中国留学生去留存疑

    特朗普政府动作频频

    留学生的H-1B之路更加艰难

    自担任美国总统一职以来,特朗普及美国政府的排外情绪有增无减,且动作频频。

    2017年1月27日,唐纳德·特朗普签署一项总统行政令,冻结美国难民收容项目。此外,特朗普还暂停了免面签的递签服务。

    2017年3月2日,民主党和共和党众议员共同提出议案,呼吁改革H-1B签证,并要求企业尽力优先雇佣美国籍员工。尽管奥巴马政府时期也有议员提出过这样的议案,但美国媒体分析称,由于特朗普总体采取“美国优先”的政策,这份议案如今更有可能被通过。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6日新签订的行政令中,美国将在120天内暂停所有难民入境,在90天内暂停中东六国公民入境。唯一从原有名单中被移除的国家是伊拉克,拥有美国绿卡、签证的人员也被豁免。

    4月18日,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买美国货,雇美国人(Buy American, Hire Ameircan)”的行政令。其中,最引起移民和留学生瞩目的是在“雇美国人”方面,具体而言,就是H-1B 的改革。

    在这一行政令中,特朗普要求尽快提出H-1B工作签证项目改革方案,以确保H-1B 被授予技能最高、报酬最高的受益人。这一改革,关乎到数以十万计的留学生的“美国梦”,关乎科技之都硅谷的人才结构,甚至关乎到美国科技产业的未来,因此其改革的方向、内容,关系重大。

    而在中国留学生内部,特朗普时代同样给这个不同背景、不同利益的群体带来了矛盾。人生规划的分歧同样会造成分裂。对于希望在美国长期生活的留学生来讲,美国社会发生的变化和他未来的人生息息相关。然而,不少中国学生日后并不打算长留美国,对美国政治并没有太多参与感。

    工作签证问题则是最切实的分歧点。H-1B是一种针对拥有大学学位及专业技能的外国专业人员的签证。这一签证对全世界开放,但通常被认为是从美国大学毕业的国际学生留在美国的必经之路。

    每年美国政府向外国人发放共8.5万个 H-1B工作签证,其中2万个面向拥有美国大学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外国人。大学、医院和其他非盈利机构还可以申请额外签证。

    据估计,如今美国大约有65-90万人都是通过 H-1B签证的方式留在美国工作。 拿到这一签证后,3-4年内就能拿到绿卡(永久居住许可证)。

    尽管每财年H-1B申请数量持续攀高,然而移民局对H-1B的配额仍是雷打不动的8.5万,并且继续持续残酷的靠比拼运气的抽签制度。在最新的2018财年,共有19.9万人争夺H-1B签证名额,意味着超过10万的申请人沦为“陪跑”,“去留”将成为他们需面临的棘手问题。

    H-1B也因此被看作是实现美国梦的一张船票。但最近几年,这张船票愈发一票难求。由于签证需求量猛增,从2013年起,H-1B每年都通过抽签方式抽选。包括2017年在内,美国政府已经连续5年在5天内收到了超过配额的8.5万份申请。

    2014年因为配额已满而遭拒的申请达到将近一半;2015年,政府在7天内收到了 23.3万份申请,其中2/3因为配额已满被拒绝;2016年政府收到的签证申请数量几乎是发放签证数量的3倍。

    到了2017年,政府在接受申请的前5天就收到了19.9万份申请,之后便停止接收任何申请。

    “禁穆令”部分生效

    移民政策雪上加

    美国最高法院6月26日决定,允许总统特朗普签署的移民限制令部分生效,并将于2017年10月对移民限制令进行听证。根据美国最高法院公布的决定,除非一个外国人“与一个美国人或实体确有可信的真实善意的关系”,否则移民限制令将对其生效。最高法院亦举例称,移民限制令不会对已被美国大学录取的学生或已被美国公司雇佣的职员生效。

    尽管“禁穆令”部分生效,对于中国留学生来讲并不会有实际的约束力量,但是其背后显示的移民政策收紧趋势,却足以让中国留学生提高警惕。“禁穆令”的出台从侧面反映了美国国内穆斯林群体遭受排斥歧视的现实,而这一政策背后却是整个穆斯林群体的边缘化与污名化的缩影。

    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努力营造着种族多样、文化多元、包容开放的国际形象。然而无论从内政还是外交上来看,美国骨子里依然是一个白人优先的国家,白人基督徒的利益被视作这个国家的根本所在。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美国种族上、文化上、宗教上的少数群体面临权利危机的根源所在。

    除了移民政策的变化外,中美关系的大局仍然牵动着在美学子的中国心。在美国社会发生重大变局、中美两国互相试探的背景下,留学生们的经历构成了中美关系的日常体验。据美国商务部统计,中国留美学生在2015年为美国经济贡献了114.3亿美元,其中包括学费和其他生活开支。奥巴马时期的财政部官员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表示,高等教育是美国对中国最重要的出口产品之一,如果中美发生贸易冲突,特朗普拒绝中国学生进入美国大学并不是没有可能。

    留美中国学生回国比例高达80%

    H-1B中签拼的是运气

    据美国媒体报道,赴美留学如今早已从潮流变成现象。美国多年来稳居中国学生海外留学的首选,但是学业完成之后,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中国留学生留美就业之路似乎并不太乐观。2017年6月,由北京留学服务行业协会联合蔓藤教育与腾讯合作调研撰写的《中国留学生美国就业白皮书》正式发布。根据白皮书,中国留学生学成即回国占到的比例高达到80%,创历史最高,其中80%是“裸归”。

    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IIE)发布的《2016年门户开放报告》,2015-2016学年在美高等教育机构注册的中国学生人数近33万人,中国在留美学生输出国中连续七年保持第一,占国际学生总数的31.5%。然而由于工作签证和身份问题的限制、英语语言及交流能力、不清楚招聘信息、缺少美国职场人脉推荐、GPA和专业能力不足等原因的存在,绝大多数的中国留学生在校期间没有美国实习经历,导致在就业市场难以实现自身价值。

    而这些原因之中,首先,便是H-1B抽签时运气的成分太大。由于签证需求量猛增,从2013年起,H-1B每年都通过抽签方式抽选。包括2017年在内,美国政府已经连续5年在5天内收到了超过配额的8.5万份申请。最近的数据显示,8.5万个签证里,69%发放给了印度人,12%给了中国人(约19963人),剩下的分发给了德国、日本、西班牙、菲律宾等国家的公民。

    与此同时,2017年开始,移民局对H-1B中签者的审查也进一步严格,将通过加强实地考察和申请人调查、提供欺诈举报途径等主要措施打击H-1B欺诈,以确保美国工作的合格就业岗位不会被取代。尤其是针对H-1B雇主和外籍劳工的实地考察,以及要求雇主关于H-1B的公共文件一定要随时都可展示等一系列高标准要求,均提高了企业成为H-1B雇主的门槛;此外,2017年的H-1B申请也暂停了加急处理服务,体现了移民局细致严格审核申请材料的决心。

    有的学生连续抽了3年,也不一定能抽到,有的人一次就能中签,他们之间唯一的差别就是“运气”。OPT(学生签证毕业后的实习期)有效期一旦过期,没有中签的人只能选择回国或者再次申请大学读书获得学生身份。

    H-1B签证得到的艰难,如果对于中国留学生来讲,是留美的一个推力的话,那中国方面的各种利好政策,则充当了强有力的拉力。随着中国综合国力不断提升,对人才的吸引力愈发增强,显示出强大的“人才磁铁”效应。中高速的经济增长(相较其他主要经济体)、快速发展的高新产业、浓厚的创新创业氛围,以及海内外“项目、技术、市场、资本”全面对接的平台,为留学生回国提供了广阔的舞台。这也使得留学生不必留在海外才能学以致用,他们在中国同样也能取得杰出成绩。

    除此之外,中国政府还为留学生提供了多项福利,涵盖生活起居、学术研究等方面。而随着归国创业越来越成为更多人青睐的发展方式,各部委近年来更合力“清障搭台”,为留学生破解难题。有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国家重点项目学科带头人中,逾七成是海归,大量的“两院”院士都是海归。他们掌握着最新科技成果,拥有不少核心专利。

    美政策旨在维稳“美国第一”

    美国吸引力短期内不会消散 

    特朗普当选以来,美国社会的动荡使“去还是留”这个留学生的终极问题显得尤为迫切。于是,对于准备赴美的中国留学生而言,美国还有吸引力吗?

    在此,需要正视的一个问题是,由于2016-2017年大学申请季早在美国大选前就已开始,特朗普当选对中国学生申请美国大学的影响目前可能还不大。据跨国教育公司Hotcourses,2016年12月发布的数据,在针对来自130个国家2700名学生的调查中,64%的学生仍认为美国是他们优先考虑的留学目的地。在参加这项调查的中国学生里,有30%的人表示自己在特朗普当选后肯定愿意去美国留学,有25%认为比以前更不愿去美国留学。有的同学考虑得比较实际,毕业后是工作还是深造、留美还是回国,更多的还是取决于是否能申请到理想的机会、是否能获得工作签证。

    但大环境的变化确实可能影响留学生的抉择。当美国不再是世界第一大国、国际影响力减弱时,留学生还会想待在美国吗?如果特朗普要通过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来兑现“美国第一”的竞选承诺,美国的国际“软实力”便会下降。无疑,如果美国的大环境变了,不再那么包容、有吸引力了,而国内又有很多好机会,也许就会有更多海归选择回国。

    中国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1978-2015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累计达404.21万人,221.86万人选择学成回国。根据《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6)》蓝皮书,2015年中国留学回国人数达40.91万,较2014年增幅为12.14%。

    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发布的《2016年中国海归就业调查报告》,海归选择回国就业主要原因排在首位的是“情感与文化因素的影响”,占43.7%。随后分别是“国内整体经济前景好,政治稳定”“国外形势不利于外国学生就业”。然而,担心是没有用的,只要是人才,全世界都会来找你,用政策来吸引你。

    本文原文刊登于《留学》2017年第13期杂志(总第84期),07月05日出版

中国留学生去留存疑

[责任编辑:白丽克孜·帕哈丁]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