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清华彭林:礼的最高级是人性的坚守

2016-12-08 18:39 来源:   我有话说
2016-12-08 18:39:45来源: 作者:责任编辑:臧博
   哎呀,你们这乡射礼是学日本人的吧?面对身着乡射礼传统服装的中国同学,韩国首尔大学的教练脱口而出。

    这是1126日华东政法大学中韩传统射艺交流会的现场。听到上面这句话,坐在一旁射箭运动员出身的上海体育局副局长脸色一变:不是,这是我们中国周代的。担心回答有误,他转头询问身边的彭林。过去他曾听过彭林的讲课。

    彭林严肃地给予了肯定。在随后题为射艺与中国文化的主题报告中,他详细列举甲骨文中出现的”“等与射箭密切相关的文字,有力地证明了射箭是中国的这一观点。一席话说得韩国教练心服口服。

    我也很吃惊,(这些史实)他们居然浑然不知。文化的交流真是太有必要了,没有这样的交流,他们总以为他们就是最厉害的。彭林说。

   现任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的彭林,主要从事历史文献学和中国古代学术思想史的教学、研究,他开设的《民族文化与民族命运》等课程一向是学生眼中的抢手课十一月中旬一场人文清华讲坛,再次将彭林与他一直坚守的传统礼仪文化推到了这个园子的舞台最中央。

http://mmbiz.qpic.cn/mmbiz_jpg/RACmeZbdD5IrzC5St1vGttiaV0QPDXUjZTqqLsIMGkYo3rJIgsPwEhOTOcCt9RadH0rIbXSZST8kLDnicv2BDVlA/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


    而这一切,与他廿年前的人生有着天壤之别。

    命运挺诡异的,你要进这个房间,历史把你推到那个房间去。追忆过往,彭林这样说道。

    “少年不识愁滋味

    彭林的家乡在江苏无锡,南濒太湖,北临长江,自古就是文化发达、人才荟萃之地。钱穆、钱钟书都是我们那个地方的。提起两位国学大家,彭林语气中掩不住对家乡的自豪之情。

   我现在回想起来,一生当中有特别不幸的地方,也有特别幸运的地方。彭林就读于师资优良、氛围自由的初中,这在他眼中是特别幸运之处。时至今日,他仍然记得,初中语文老师由课文引申到巴金的笔名来源——巴金年轻时信仰无政府主义,而当时俄国无政府主义两个代表人物,一个叫巴库宁,一个叫克鲁泡特金。

   这个故事引起了我们的兴趣,原来笔名还有这么多讲究。由此,我们慢慢开始接触巴金的作品。我读《南方来信》时,正值越南战争。巴金是个非常有激情的作家,几乎每一篇作品都能把我们点燃。

   这些点滴小事潜移默化地培养了彭林对文学的兴趣。他在初三时读过四套中国文学史,梦想是成为一个作家。

   作为黑板报缮写员,彭林在字体上颇下了一番功夫。据他回忆,当时有两位老师字写得特别好,一个写魏碑,一个写仿宋。钦慕之余,他以年轻人特有的热情与精力勤于模仿,最后竟达到可以乱真的程度。习得这两种字体后,彭林不满足了,开始向同学学隶书、学小篆……对文字学的兴趣,也随之一步一步培养起来。每天编啊写啊,不知为什么,特别愉快,特别幸福。

   学生时代的彭林还是体育健将,获得过学校乒乓球男子单打冠军,在打球与游泳中尽情挥洒男孩子使不完的精力。

   少年不识愁滋味。追述少年时光时,他一字一顿地引用了这句宋词。

   临近初中毕业,空军到彭林所在的初中招飞行员,整个学校只有两人一路通过层层选拔到江苏省接受体检,彭林即是其中之一。虽然最终没有选上,但是这一段经历,却促成他被一五计划时苏联专家援建的南昌航空工业学院录取。当时能上这个学校是很光荣的,传为美谈啊。彭林回忆说。

    “凡是有一点水,都要把它吸上来

    来到南昌航空工业学院一年后,文革爆发。那场影响了中国整个历史进程的浩劫,将彭林的既定人生拦腰截断。

   一夜之间,街上贴满了大字报,大家都不上课了,一门心思闹革命

   时隔多年,彭林仍能记得,第一次到北京受毛主席接见时的场景。航空工业部的队伍站在天安门旗杆下,城楼上什么人都看不见,只能看到周恩来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衣

   学校关了,图书馆封了,身边有些人沉浸在疯癫般的亢奋与激情,彭林却陷入了没有书读的深深痛苦之中。实习工厂办了起来,他被分配当了钳工,一干就是八年。在这期间,他主动要求管理单位报纸,在大家读完后把报纸剪下来,分类,贴好。那个时候没有什么东西好学,就是去记去背,某个国家首都在哪里,我们派了哪些大使……”只要是文字,他都如饥似渴地阅读、学习。

   八年钳工后,彭林被抽调到子弟学校教初中,一去又是八年。

   在同事推荐下,他接触到许慎的《说文解字》。年少时对文字的兴趣重新被唤醒。《说文解字》总共9353字,没事的时候彭林就在手上写写画画,走到哪里写到哪里,直至烂熟于心。

   此后,他想方设法借书、读书,读《汉字源流及其演变》,读《殷墟粹编》;学甲骨文,学铭文。

    

http://mmbiz.qpic.cn/mmbiz_jpg/RACmeZbdD5IrzC5St1vGttiaV0QPDXUjZiajSss9eviboawemqPgqJibwRPEsmpJ4P4btgyk0lj9ichY1eoYbeI7Bdg/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

    

    殷商时期的甲骨文属于古代汉语,是中国古代文字的滥觞。但在当时的中国,研究它的学者屈指可数,日本有专门的刊物《甲骨学》,中国却连一本相关刊物都没有。郭沫若就曾说,甲骨文要是再不培养继承人,以后就要派人到日本去学了。   我当时很忧虑,这个东西失传了怎么办。当时也没有想过会重新办大学,以为永远都是文化大革命时候的样子。   一心为文化遗产的传承担忧的彭林当时或许没有想到,这种符咒般的原始文字日后会在他的人生中扮演关键角色,为他人生最重要的转折提供契机。    讲到这里,彭林起身从办公室另一边的书桌下搬出一摞摞沉重的笔记。其中一个本子封面还印着毛主席语录,散发着独属于那个时代的浓浓政治味道,纸张的边缘都已发黄发皱,但这些丝毫无损于载体背后文字厚重沉稳的气息。四十多年过去,彭林整齐秀丽的字迹仍清晰可辨,每个笔画一丝不苟,图画似的的古文字边缘分明。或黑或蓝,每一分墨迹,皆是一个年轻人的渴求与执着。    彭林抚摸着当年的笔记,看了许久许久,嘴里念念有词,好像在向我们介绍,又好像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    当时觉得,世上没有比这更有意思的事情了。文化大革命,我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感觉凡是有一点水,都要把它吸上来。   迥异于他人的所作所为让彭林慢慢引起了关注。中国社科院北京研究所的孟世凯得知他的兴趣后,推荐他看陈梦家的《殷墟卜辞综述》。于是,彭林兴冲冲地四处去借,最终却被书主用这本书你看不懂不屑地拒绝。    我当时想,这个书如果世界上只有一本,那我傻了,我认输,但只要还有第二本,我就要把它借到。    怀着这种信念,彭林攒下所有换休,骑车到江西大学去借。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图书馆的小仓库里找到了那本宝典我看到那本书,一把就抱过来了。   这个书,别人把它当宝贝,我们这里却没有人看。当时的图书馆管理老师被他感动,破例借给彭林带回家看三个月。    我非常感谢那个老师。后来我到江西去问,这个老师已经不在了,但我会永远感谢他。彭林说。

    “五年走完了十年的路程

    19829月,彭林向所在单位申请,获得了前往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进修一年的机会。

   那时彭林与妻子的工资一个月都只有40.74元,还有两个孩子要抚养。他远赴北京进修,只拿走30元,平均一天只有一块钱。社科院的孟世凯每个礼拜六邀请他来家里吃一顿饺子,我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在这样的环境中,彭林继续着对古文字的钻研,而他的命运也在悄然发生变化。

   到寒假的时候,我终于发现一个甲骨文字,大家都没有考证过。我觉得这个字可以认,就写了篇东西。

   彭林发现的字念,两笔线条弯弯曲曲恰似水流,是灌溉稻田的意思。他先把这个字给孟世凯看,并且获得了肯定。他说,北师大有个老先生,也懂甲骨经文,你找他去看看。彭林复述着孟世凯当时的话。

   这位老先生,就是北师大历史系教授,在先秦史与明清史领域皆取得卓著成就的赵光贤。在赵光贤的推荐下,彭林在一级刊物《考古》上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更为难得的是,赵光贤看过论文后与他面谈,鼓励他考自己的研究生,尽管赵光贤一贯极少招收研究生。

   研究生是你能考的吗?研究生必须是优秀的本科毕业生!时任南昌航空工业学院副院长这样回复彭林的申请。

   国家现在给了我一次机会,考不考得上我都要把握住国家的这个机会。彭林回答。

   只准考一次,考不上别来找我。

   报考研究生不得超过35岁,当时彭林已经到了这一年龄限额,可以说是背水一战。

    他用刻骨铭心来形容这一场考试。全部凭借自学,彭林最终成为了北师大文科状元,除了现拿的日语,所有科目都是第一。让其他考生头疼的中国通史一门更是拿到了90分,而当时的文科不能给100分。

   准备研究生考试的过程中,彭林还担任着子弟学校的班主任,清晨与学生一起早读,晚上还要做家访。我正大光明地走,没有牺牲学生的学习来成全我,最后,当他拿到北师大的录取通知书时,他们班的学生也考出了整个年级最好的成绩。

   经历了从初中教师到北师大研究生这一飞跃,彭林的人生算是走上了坦途。两年硕士课程结束后,国家开始硕博连读的试点,文理科各给了一个名额。他没有做硕士论文,直接参加了博士生考试并成功通过,三年后顺利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

237339880.jpg

    

    四年本科,三年硕士,三年博士,原本应是一段十年的旅程。虽然有之前近二十年的坎坷,但彭林最终用五年走完了别人要走十年的路。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

    1999年,清华大学进入首批“985工程行列,向着国际化一流大学的办学目标努力,逐步开始重建文科。法学、人文等学院相继恢复,新闻、马克思主义等一批新的学院也得到建立。

   这一事件,在清华的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在彭林的人生中同样具有重要意义。

   1999年,彭林作为优秀人才被清华引进,从此与这个园子结缘,直到今天。

   我问人文学院徐葆耕老先生,什么叫一流大学。他说,一流大学要有一流课程。我又问,什么叫一流课程。他说一流课程就是清华有北大没有。与徐葆耕的对话,彭林至今记忆犹新,我觉得这个话对我影响很大,虽然我们的文科刚刚起来,但我们的眼界一定要高,一定不要觉得自愧不如。

    怀着与清华共同的一流梦想,彭林全身心扑入教育工作中。他开设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一课,用文物来讲文化,走在了文化的最前沿据他说,自己讲这门课时很有节奏感、很有韵律感,像拨水,拨了一层又拨一层,学生就听得特别有意思。”2005年,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获教育部国家精品课程称号,在两轮投票中都是21票全票通过。

2083163293.jpg

    

    受到彭林影响,他的许多学生养成了到某处先看当地博物馆的习惯。彭林对这一现象感到很满意。培养大家对文化的温情与敬意,我觉得这是现在最要紧的一件事。    上课是一种享受,尤其是给清华的学生上课。自己在讲台上讲得很陶醉,学生们也听得如痴如醉。真是很幸福。我真正体会到了孟子说的人生三乐,父母都在,兄弟都很和睦,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还有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

    

    来源:清新时报 记者:梁乐萌、王美晨、田邵君、张樱洁

    

    

[责任编辑:臧博]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