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威胁上升,澳洲人民有多担心?

2016-12-07 14:44 来源:留学杂志  我有话说
2016-12-07 14:44:45来源:留学杂志作者:责任编辑:白秭赫

    近日,澳大利亚总理谭保宣布未来将接收18,750名难民,该国人民反应较大。当下的澳洲民众,最忧虑的问题,除了能否买得起房,还有一个就是恐怖主义威胁。

    特约撰稿人_柯梅品 编辑_胡是飞 供图_视觉中国 设计_孙星

    2016年9月20日,澳大利亚总理谭保(Malcolm Turnbull)出席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发起的难民及移民问题高级峰会,希望解决全球653万难民的安置问题。谭保在会议上非常慷慨地宣布,澳洲政府的难民补助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将会增加1.3亿澳元,人道主义接收人数将增至18,750人。很多人对这个数字感到非常震惊,疑心澳洲是不是和德国一样—“要完”。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谭保第一次提出这个数字了。

    18,750名难民接收名额

    —可怕的数字?

    自全球难民危机爆发以来,每个国家的难民接收政策都成了这个国家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三个月前的澳洲联邦大选,难民安置问题也理所当然成为澳洲两大党—自由党联盟与工党—争夺选票的重要战场。在选战阶段,谭保所领导的自由党联盟就已经明确提出:保持现有的强硬边防政策,维持离岸难民羁留中心,阻止非法难民船登陆,到2018-2019年度,人道主义接收人数达到18,750人。

    什么是离岸难民羁留中心?众所周知,澳洲是一个地处遥远南太平洋的独立大陆,周边只有一些人烟稀少的南太平洋群岛,基本没有所谓的陆上边境线。很多人想要偷渡进入澳洲,都只能靠坐船偷偷登陆。澳洲政府为了阻止这类非法难民船靠岸,在近海的一些岛上设立了这种离岸难民羁留中心,关押被抓住的船民,相当于另一种形式的“难民营”。

    大选中,谭保的主要竞争对手工党虽然也支持离岸难民羁留中心,不过他们更希望通过区域合作把船民们遣返或安置到周边国家,并且至2025年,人道主义接受人数增至27,000;澳洲第三大党绿党更是提出希望把难民接收人数提高到5万人。相比之下,谭保的难民政策总归显得稍微强硬一点,在澳洲国内反难民情绪高涨的情况下,这因此给他带来了一定的支持率。谭保最终以几席的优势赢得大选,连任了澳洲总理。

    民众对难民态度反感,国内外反恐形势又如此严峻,或许有人会问:政府干嘛不直接关闭国门,拒收一切难民?

    首先,这种做法会显得既“不人道”又“政治不正确”,一个过于极端的难民政策会面临着来自联合国、国际人权机构和其他难民接收国家的压力,没有一个主流政党和政客胆敢如此“简单粗暴”。澳洲本身就是一个多元化的移民国家,在过去的数十年间一直致力于安置难民、帮助他们融入本地社会。可以说,难民是澳洲移民的一个不可忽视的来源,是澳洲移民史的一个特征,若一棒子将难民接收政策打死,既不符合人道主义的国家形象,又不符合澳洲作为移民国家一直以来的立场。

    目前澳洲每年接收难民约为12,000人,来源国包括叙利亚及伊拉克。据澳联社报道,澳洲目前已在叙利亚及其邻国投入两亿澳元进行人道主义建设。这个数字听起来好像很多的样子,其实,澳洲难民接收数量在2012-2013年度达到19,998人,此后一直没有超过这个数量。再看加拿大政府,他们按照2015年11月所提出的特别移民项目,目前已经安置了29,713名叙利亚难民。相比之下,谭保政府的18,750个名额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可怕。

    澳洲的边境线安全吗?

    难民潮是一个全球性的危机议题,没有国家能够独善其身,人们不可避免地将它与恐怖主义联想在一起。澳洲18,750个难民名额的消息甫一公布,很多人的担心无非都围绕这样一个问题:澳洲的边境线是否安?全。

    其实,澳洲的边境线再离岸难民羁留中心政策的保护下一直比较稳定。尽管可能有自夸的成分,但总理谭保在参加国际会议时曾公开说过:“我们的边境保护政策是全球最好的。”虽然将船民羁留在离岸的海岛上的做法一直令澳洲饱受国际舆论诟病—人权组织经常抨击澳洲的这些所谓“难民营”里存在虐待现象,而且关押难民也非常不人道—但不得不承认,这些离岸羁留中心在边境管理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政府对船民采取境内申请政策,只有40%的申请者有机会获发签证。不过,政府迫于压力现在也打算撤掉离岸羁留中心了,但难民安置仍是以将他们安排到第三方国家或者遣送回国为要务,而不是到澳洲本?土。

    澳洲人最担忧两大问题:

    一个是买不起房,另一个是恐怖主义

    政策是一回事,民意往往又是另一回事,要问澳洲民众对谭保的18,750个难民名额政策支持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澳洲一直以包容性和文化多元性著称,澳洲的绝大多数公民都是移民后裔,人们对待移民和难民本应抱有天然的亲近感。但事实是,人们对待难民的态度已经不复从前?了。

    一切都事出有因。2014年,悉尼发生了震惊全国的Lindt咖啡馆人质劫持事件,恐怖分子莫尼斯(Man Monis)劫持咖啡馆的18名人质与警方对峙24小时后被击毙,两名人质死亡。此外,有新闻曝出有人直接在本地社区发动恐怖袭击行动;城市街头也曾出现过恐怖主义口号涂鸦。再加上近年来欧美恶性恐袭事件的警示,澳洲政府一直把反恐这根弦绷得紧紧的,澳洲民众论及难民也讳莫如深。

    三个月前的大选中,我们甚至可以看到澳洲极端右翼政党单一国家党(One Nation Party)成功地在参议院中拿到了四个席位,成为澳洲的一大政治势力之一。要知道,这个单一国家党可是以反移民、反多元文化的极端立场为政纲的,领导人宝琳·韩莘(Pauline Hanson)是个彻头彻尾的种族歧视分子、白人沙文主义者,她曾经在国会演讲中公然称澳洲已经被亚裔移民“蜂拥淹没”了,甚至有意恢复“白澳”,白人统治的澳洲。这要是放在几年前,如此政治不正确的政党,谁敢投票?但如今的形势下,一些都不同了,韩莘的支持率水涨船高,这也侧面反映了澳洲民众的态度。与此相对应的,有一项调查表明,澳洲人最担忧的两大问题,一个是买不起房,另一个就是恐怖主义。

    澳洲政府的大力反恐

    担心归担心,澳人的生活依然要继续,事实上,人们的日常生活也未见得受到了多大影响。一到周末,沙滩上依然有悠闲晒日光浴的家庭,海面上也依然有年轻人打着赤膊冲浪得不亦乐乎—典型的澳式生活方式。人们的悠闲,一方面可能得益于澳洲人骨子里的奔放随性,另一方面也得益于澳洲政府及警方的步步为营、防患于未然。

    总理谭保在很多场合不断强调会加大反恐力度。前总理艾伯特曾经在2015年5月提出要剥夺参与恐怖主义活动的澳洲人的公民身份,虽然内阁对此进行质疑,但当时有民调显示,有高达75%的民众支持剥夺国籍这一做法。2016年年初,澳洲联邦政府及州政府也决定,澳洲狱中高风险恐怖分子服刑期满后,如果仍未改过,存在危害社会的风险,将不予释放继续扣押。目前这个敏感时期,凡有一些危险迹象或者民众举报,警方都迅速行动,把恐袭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2015年,在一周内悉尼有三所高中在社交网站上收到了恐怖主义威胁信息,警方立刻封锁了学校,校内职工和学生只能出不能进;2015年6月,一名17岁少年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恐怖主义言论,立刻被警方冲到家里逮捕;一名女子对警方谎称她听到3个人在悉尼机场讨论怎么样在飞机上实施一次恐怖行动,警方立即跑去危险排查,发现是恶作剧之后,这名女子立马被检控了。这类仅在策划阶段嫌疑人就被抓获的新闻并不少见。

    甚至其中也闹过不少乌龙,比如,悉尼St Leonards区有一家建筑公司跟ISIS同名,老板不得不让员工少穿印有公司名字ISIS的工作服,还得减少工地上的公司logo免得引人侧目;昆州黄金海岸有一家商店卖各种变装道具服,其中有一套衣服像是恐怖分子服装,迷彩纹样外套、又长又厚的黑色假胡子和手上拿的仿真AK-47步枪,被附近居民举报后,这家店立刻被调查了。

    暂且不论这是否风声鹤唳、过于如履薄冰,政府和警方的重视依然是件好事,毕竟面对恐怖主义,保护普通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是至高无上的使命,也是重中之重的责任。而作为在澳洲生活的普通民众,我们需要做的,也就是注意安全、放平心态而已。Take it easy!

[责任编辑:白秭赫]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